今婳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叠岚云烟www.yourenbuluo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进入演艺圈成为演员前,

路汐彻底崩溃了心理防线,乌黑的眼眸晃着泪意,望着容伽礼,努力地想将他看清楚些,无法跟人随意宣之于口的情感压了太久,近乎没办法让自己说出完整的一段话,哑了声重复着说:“那笔债务是我爸爸签字画押欠下的,是用来救我妈妈命的,我必须还。”我曾认下了一笔债务。

“容伽礼。”

“十六岁前,在你还没来到宜林鸟静养....我妈妈就已经身患癌症晚期了三年,她是靠着我爸爸一笔一笔欠下的债务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了三年时间。”路汐提起这些,即便已经很克制情绪了,还是很想哭。容伽礼此刻却没有抱她,过于幽沉的双眸除了盯紧她眼圈泛红的脸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她保持着静止的跪坐在床上姿势,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着,说:“妈妈日日被病痛折磨撑得很辛苦,但她痛时总是笑的,她说不想死,死了跟爸爸一世的缘分就尽了....日后跟路潇这个人再也没了任何羁绊,她割舍不下,想活,爸爸也想她活,多活一日也好。”“妈妈死了。

“她死后那年立春,宜林鸟被台风登陆,而你同样经历丧母,携那幅有我妈妈背影的油画来到了这座岛,我太想她了,想多看她一眼,才经常跑来你的别墅看这幅画。”“爸爸....爸爸后来也去找妈妈了,街坊邻居都说他为情自尽,但我知道。”路汐将堵在心口的往事倾诉出来,垂下了头,眼泪落下来:“他还不起那些债务了,又不想为江树明做事,更不愿拿自己的女儿抵债,爸爸他,他拿自己的命抵了债。室内陷入了短促的寂静。

容伽礼脸色极差,话直接问:“债务多少?”

“六百万。”路汐仍旧是微垂着头,从唇齿间轻轻透露出的这三个字像是无情地暴露着此刻脆弱的自尊,六百万放在现在能还得轻而易举,但是放在当年是足以摧毁了一个本就掏空积蓄的普通家庭。“江望岑用这份六百万债务签了你三年?”

乍然听到这个名字从容伽礼口中冷漠地说出,路汐有点儿情绪恍惚,凝住眼泪才敢去看他,好一会儿,她回道:“是,是我心甘情愿签下的经纪合约,只有还清,我想爸爸妈妈才能在天堂得到安息。是她不愿,不愿跟江家还有这笔债务在中间死死纠缠着。

“江望岑为你量身定制的剧本,也是你自愿演的?”容伽礼问。

成为一名演员的这个梦想是伴随着她长大,犹记得年纪还很小的时候,爱看诗集的妈妈会经常带着她和赧渊坐在灯塔下,吹着海风,温柔地将诗集里的故事讲给她们听。后来性格闷又有些忧郁的赧渊,仰起头,乌黑额发很久没修剪稍稍长了一点,垂在眉际,却衬得漆黑的瞳孔亮亮地说:我长大后,想当一名会写故事的编剧!她则是小脸蛋儿透着淡淡粉晕,乖巧地依偎在妈妈怀里,让海风将她稚气的声音,和遥不可及的梦想都吹向了大海:我想当演员。路汐喜欢倾听妈妈讲述着诗集里的故事,喜欢故事里的人物,想将人物的情感演绎出来。

她的演员之梦。

被江望岑从江微的书信中得知,路汐同时心知不签微品娱乐旗下三年,以江望岑背后的资本可以轻而易举让她哪怕真正踏入了演艺圈,也无戏可拍。路汐从最无援的困境里抓住了一丝渺茫的机会,而她成名之路不好走,在独自承受痛苦的整整两千多日夜里,才被上天眷顾,终于能有幸见到容伽礼。此刻面对他的问题,唇动了动,却难以回答出来。

容伽礼非要通得她说似的:“你总爱撒谎骗我,如今又想瞒多久?

“剧本是我自愿接的,这三年来无人强迫我去演...这些角色。”路汐唇上的血色很少,一丝红都是她生咬出来的,这股疼痛让她保持清醒理智,不被哭晕了头脑:“合约期限结束后,我跟江望岑之间债务已清了。”“清了么?”容伽礼惯于压制本性,却在此刻有股凌厉不可预知的杀意浮在了眼底。

他要找江望岑-

路汐读懂了这层深意,下意识去握住他冰冷的腕骨:“求你,不要,不要再追究这些事了。”

她性子倔得要人命,极少能说出求这个字。

容伽礼看着路汐的手指,那么细,却握着他越紧,如同握住了他心脏

“你为江望岑求我吗?”

路汐先没有回答,泪眼对视着容伽礼,只觉得他眼神黑而沉静得厉害,像极那片海岛的深海,涌起了很深的晦暗情绪,要将她溺亡在了里面。沉默了很久,发出的声音一直带着微微颤抖说:“是。

容伽礼脸上神情很淡,笑了。

“债务也好,私人恩怨也摆,都是我和江望岑之间的事,我不想第三者卷入进来。”路汐逼迫自己狠心点,没有去躲避被他凝着的眼神,将脆弱的情绪褪去,又摆出了无懈可击般的清冷姿态说“我现在过得很好,有成名在望的演艺生涯,是万众瞩目的当红女明星,又拿下了圈内著名导演电影的女一号角色,名利光环皆不缺。”他是第三者?

容伽礼没有听进去她最后强行撑起尊严的一番话,注意力都被这句给惹得眼底受延着血丝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小猫咪靠吃瓜成为星际团宠

小猫咪靠吃瓜成为星际团宠

琅空一色
乔峤是个拥有着世界上最漂亮的蓝色眼睛的白色长毛猫,却在渡劫失败后意外穿到了星际时代。 更意外的是,乔峤还绑定了一个人八卦系统,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“瓜”。 重度网瘾且乐子猫爱吃瓜的乔峤眼睛一亮! 可他不知道,八卦系统在穿越时空的时候出现bug。 乔峤在不知道的情况下,被身边的人听到了自己吃瓜时的心声! —— 位于联邦和帝国之间的灰色星球带聚集着无数非法星盗,同时也拥有着星际时代最大的地下拍卖行。
都市 连载 17万字
拜托,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

拜托,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

弦三千
预收:《阴阳两界唯一团宠》求收藏啦~ 《拜托,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!》 楚云霁穿成了一只北极熊。 外出觅食,意外撞上有人类队伍,楚云霁想,这应该是科考队,毫不犹豫的想转身就走,结果看见他们就地烧火架起锅。 穿成北极熊以后就没吃过熟食的楚云霁:“!!!” 等回过神, 已经站在了科考队面前。 看着神色紧张,暗自警惕的众人。 楚云霁想了想,举起爪子,友好的推了条鱼过去,嘿!一起干饭吗? ---2022
都市 连载 13万字
死对头绝不会相爱!

死对头绝不会相爱!

漠北大雁
预收《摄政王的遥遥追妻路》《东宫藏欢》本文文案:1:苏烟醒来,望着枕畔俊美白净的男子侧颜,恍惚半晌,抬手一巴掌。却被男子轻而易举扣住手腕。男子懒懒地翻过身,背对她,眼皮未掀,只甩开她的手,不屑地弹了弹指尖。金辉穿过喜庆的蚊幔,映照出红色的喜被、红色的鸳鸯枕......还有不远处置物架上勾着的大红色嫁衣。苏烟:“你......是我夫君?”男子猛然坐起,眯着狭长的眸子,左右瞧了瞧她的脸,忽地笑了。“夫
都市 连载 31万字
把乙游玩成刑侦rpg

把乙游玩成刑侦rpg

辛九同
【预收:《穿进都市异能文后我绑定了RPG系统》、《乙游未响应,刑侦rpg启动!》求收藏!】 夏渔,一个平平无奇乙游玩家。 为了提高自己的情商,她入手了一个自由度极高的全息乙游。 不知道是否是一件幸运的事,她在初始职业选择时随机出了亿万分之一概率的刑警职业。 于是—— 路边遇到浑身是血的男人。他捂着伤口靠在雨巷的墙壁上,看到抄近道的女人,苍白俊美的脸上露出极淡的微笑。 夏渔和他对视的瞬间,她嗅到不寻
都市 连载 14万字
恒星时刻

恒星时刻

稚楚
【日更,每晚九点更新】初遇时,秦一隅在家门口看见表情冷淡还攥了个酒瓶的南乙,以为是来讨债的。但他却说:“我在组乐队,要参加比赛,缺个会弹吉他的主唱。”秦一隅:得,还不如讨债。但他最后还是答应了,因为不想错过这么天才的贝斯手。——后来——南乙:秦一隅对我而言就是一枚靶心。秦一隅:(恍然大悟)喜欢我。南乙:我们可以做朋友。秦一隅:懂了,唇友谊,虽然我是直男但不排斥和你接吻。南乙:(呼吸)秦一隅:他好爱
都市 连载 51万字
当死对头变小了

当死对头变小了

故筝
池奚过完22岁生日这天,才发现自己是小说里一个英年早逝的炮灰男配, 这也就算了, 凭什么他的死对头,就能是全文苟到最后的大反派呢? 他决定从明天开始,斗志昂扬,不做炮灰,朝大反派的道路一路狂奔, 谁知道等一觉睡醒,池奚打开门—— 他的死对头温既琛遭人暗算,变回了六岁的样子,可怜巴巴地站在他的门口, 那个衣冠楚楚,软硬不吃,城府深手腕狠的老狗比不见了, 取而代之的是面前的没有正当身份的幼崽, 池奚:
都市 连载 31万字